1. 首页 > 财经

暗访精神药品“黑市”:“迷药之王”,10粒280

  澎湃新闻记者 秦山 夏如初 实习生 单萍 林瑞 忻彤

  “快速治疗失眠的办法,你想要的我都有。”一名药品贩卖者在二手交易平台“闲鱼”挂了一个虚拟的商品链接,等待买家。他口中的办法即售卖列管的镇静催眠类一、二类精神药品,以及掺有精神活性物质的“听话水、乖乖水”。

  花上280元即可通过这位贩卖者购买十粒有“迷药之王”之称的一类精神药品三唑仑。贩卖者称“一片昏沉,三片昏迷”,至于购买者如何使用,并不会多问。

  2021年8月下旬至9月上旬,历时二十余天,澎湃新闻暗访调查发现,被严格列管,具有镇静催眠效果的一、二类精神药品在地下市场大肆售卖。在百度贴吧、腾讯QQ、闲鱼等平台,药贩们寻觅自称“失眠、抑郁、情绪低落”寻求网上购药的群体,将一、二类精神药品加价十余倍甚至几十倍售出。

  在百度贴吧出现的寻觅二类精神药品氯硝西泮的网帖。本文图均来自澎湃新闻

  对于药品来源,药贩们往往宣称,托医院或医药公司的熟人拿出,或假装病人去医院找医生开药后转手倒卖。

  互联网的隐蔽性也掩盖了买家的真实身份。在这些自称“失眠”在网上求药”的群体中,有图方便不愿去医院凭处方购药的人;也混杂着吸毒者,用具有成瘾性的精神药品代替毒品或用具有镇静安眠效果的精神药品当作“迷药”,达到违法企图。

  正规药企生产的精神药品

  在网上暗地售卖

  “我想问问大家都是吃什么药失眠,在哪买啊。”在有21.9万网友关注百度贴吧“失眠吧”,一位网友发了条网帖,很快收到了多位用户在帖子底下回复“私”。在一些贴吧及电商平台,一些不法分子在自称“失眠、抑郁”的网友发布的网帖下留言,违法兜售国家管制一类精神药品三唑仑,二类精神药品佐匹克隆、唑吡坦、咪达唑仑、阿普唑仑、氟硝西泮、氯硝西泮、右佐匹克隆、艾司唑仑、地西泮、劳拉西泮等药品。

  精神药品是第一类精神药品和第二类精神药品的统称。它指直接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使其兴奋或抑制,连续使用能产生依赖性的药品。根据使人产生的依赖性程度和危害人体健康程度进行的划分,第一类比第二类更易产生依赖性,毒性或成瘾性更强。

  记者收到的具有镇静催眠效果的一、二类精神药品。

  一方面精神药品有很强的镇痛镇静等作用,是临床诊疗必不可少的药品;另一方面不规范地连续使用易产生依赖性、成瘾性,若流入非法渠道则会造成严重社会危害甚至违法犯罪。这种特殊的两重性特征决定了国家必须依法依规对其管制。昵称为“思诺思左匹大仓”的网友在贴吧有多个“马甲”,活跃在讨论失眠、抑郁、戒药、寻医问药的社群。“思诺思左匹大仓”向记者称,他手头有“思诺思(酒石酸唑吡坦片)、左匹(佐匹克隆片)、右匹(右佐匹克隆片)、氯销西泮、阿普唑仑”等列管的二类精神药品。

  记者明确表示需要阿普唑仑片,“思诺思左匹大仓”随即发给记者一个二手闲置物品交易平台“闲鱼”的链接,商品显示为“电动剃须刀”,价格被改为350元。付款后,记者便收到了自湖南长沙天心黄土岭营业点发出的顺丰快递,内装有湖南洞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多板阿普唑仑片,合计100片,但没有外包装盒。

  “思诺思左匹大仓”向记者称,他的药是找关系从医院开出,安全保证质量。失眠的人每晚睡之前吃一片阿普唑仑片,没效果加量,但不能超过4片,副作用是长期服用会对该药产生依赖,也就是“上瘾”。“朋友吃可以推荐给我,可以优惠一点。”

  记者收到的湖南洞庭药业生产的二类精神药品阿普唑仑片。

  为了证明手头还有思诺思,“思诺思左匹大仓”又在二手交易平台“转转”挂上一个二手塑料路障的商品链接,记者支付100元后,他随之发来一盒赛诺菲药业生产的7片装思诺思。

  之后,澎湃新闻又从网上多名药品贩卖者处轻松购买到了一些正规药企生产的管制药品。如,江苏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100片装氯硝西泮片,瓶子包装完好未拆封(顺丰快递,发自新疆乌鲁木齐水磨沟区);齐鲁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佐匹克隆片,每片净重7.5mg,共12片(圆通快递,发自河南新乡市)。这些药品贩卖者与记者达成交易后,会在闲鱼交易平台临时挂出商品链接,以“高端壁纸”、“洁面乳”为幌子销售管制药品,在购买者收货后,他们便会删除这些商品销售页面。

  一名药品贩卖者兜售各类管制精神药品,支付135元后,他发给记者一板佐匹克隆片。

  某三甲医院专业的药剂师也向记者介绍,患者通过门(急)诊在医院开镇静失眠类的二类精神药品,像地西泮片一片0.33元、阿普唑仑片一片0.26元、艾司唑仑片一片0.45元、思诺思一片2.85元。而这些药品贩卖者通过网络,以十余倍甚至几十余倍的价格高价售卖管制药品,铤而走险谋取暴利。

  一类精神药品三唑仑

  也在网上滥卖

  除了镇静催眠类的二类精神药品,一些药贩还在“黑市”疑似贩卖镇静催眠效果更强的一类精神药品三唑仑(Triazolam)。为躲避监管,这些贩卖者用一些谐音词代指三唑仑进行售卖。三唑仑, 又称海乐神、酣乐欣,是一种苯二氮䓬类镇静催眠药,具有催眠、镇静、抗焦虑和松肌作用,长期服用极易导致药物依赖。因该药成瘾性极强,我国于2005年将其归为一类管制精神药品,除国家定点生产企业外,其他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生产三唑仑,销售途径也受到严格管控。

  一位疑似崔姓卖家在闲鱼平台上架了一个虚拟商品:“快速治疗失眠的办法,你想要的我都有。”感兴趣的用户点底部的“我想要”便能和其私聊。截至9月13日,已经有46人点击表示“想要”。

  另一名药品贩卖者在闲鱼上架了一个虚拟商品:“快速治疗失眠的办法,你想要的我都有。”私聊后则为售卖包括一类精神药品在内的管制精神药品。

  添加微信后,该卖家告诉记者,他所谓的“办法”即售卖各类镇静催眠类药物,“思诺思、阿普唑仑、佐匹克隆、三唑仑”等一、二类精神药品都有货。记者支付280元后,该卖家通过让负责发货的“上家”从陕西西安市未央区西安工业大学的菜鸟驿站发给记者十粒用鱼饲料袋包裹的淡黄色片剂,称都是从医院内部找关系拿出的江苏恩华药业所产三唑仑。

  记者支付后,另一名药品贩卖者寄给记者10粒用鱼饲料袋包裹的淡黄色药片,称为医院弄出的三唑仑。

  “吃一片就可以,没有思诺思起效快,大概一个小时(见效),三片会昏迷。”该卖家特意提醒记者。另一位卖家自称患有间歇性的精神疾病,服药已超过十年,手头有阿普唑仑、氯硝西泮等二类精神药品及一类精神药品三唑仑。二类精神药品是自己和家里老人从不同医院骗取所开,随后转卖。相比较而言,老人比较好开药,一个人一个月能开三四瓶二类精神药品,多跑几家医院就可以开很多。三唑仑为“上家”手中的货,他是分销。

  记者支付600元后,该卖家通过顺丰快递从河北邯郸市鸡泽县发来一个快件。快件中包着一瓶没有外包装的白色药瓶,瓶口塑封膜信息显示为“彼迪药业”。

  还有药品贩卖者从河北邯郸发来一个快递,其中包着一瓶没有外包装的白色药瓶,瓶口塑封信息显示为“彼迪药业”,称为香港产三唑仑。

  “淡黄色,忌烟酒,吃完可能会头晕无力。”该卖家称,其所售三唑仑为香港彼迪药业所产,每瓶100粒,效果好且副作用小。记者如果第一次吃三唑仑,药劲会比较大,适应几天就好。以后要的多,他可以便宜到400元/瓶。购买完成后,该卖家随即撤回相关聊天内容,并叮嘱记者删除聊天微信与支付记录,称他的闲鱼账号已被封禁。

  三唑仑药无色无味,可以伴随酒精类共同服用,也可溶于水及各种饮料中。又因为三唑仑的半衰期较短,药效比普通安定强45-100倍,可以迅速使人昏迷晕倒——如只服用0.75mg的剂量,能让人在10分钟内快速昏迷,持续时间可达4至6小时,故被称为“迷药之王”。

  一名销售三唑仑的药贩朋友圈,兜售来自香港的“三”,750元一瓶。

  在社交平台QQ上,检索“听话、失忆、催眠、蒙汗、催欲、仑子”等关键词,弹出上百个社群,群成员多者达400余人。添加一个QQ群后,群管理员发给记者一个文档,其中包含多款“迷药、听话水、催情水”,价格从200到500余元不等。根据说明,这些产品均可以加在酒里或饮料中,使用者会快速失去知觉。

  在QQ上,出现上百个涉嫌销售三唑仑及三唑仑和其他精神活性物质兑成的“听话水、乖乖水、失忆水”社群。

  添加一个QQ群后,群管理员发给记者一个文档,其中包含多款“迷药、听话水”,价格从200元到500余元不等。根据说明,这些产品均可以加在酒水或饮料中,使用者快速失去知觉。

  前述疑似崔姓卖家则称,普通失眠的客户他们推荐三唑仑片剂,想用作“其他用途”的客户会推荐专门调配的“听话水、乖乖水”。目前,向他们买这类药水的客户很多,至于客户买来做什么,他们不会过问。崔姓卖家还称,该类药水掺有三唑仑及其他镇静催眠效果的精神活性物质,三瓶起卖,售价680元。每瓶水可以用两次,直接喝或兑在水里。该崔姓卖家称其有一位“上家”,都叫他“博士”,专门负责将从海外寄回或医院弄出的精神药品加工成“听话水、乖乖水”,再让5位业务员推销,每单拿提成。9月上旬,澎湃新闻记者就前述所调查线索以及已购买到的所有精神药品,全部交给了警方做进一步处理。

  违法犯罪活动的“帮凶”

  非法流入市场的三唑仑往往成为一些违法犯罪活动的“帮凶”。广东汕尾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年4月裁判的一起刑事案例披露,以过生日宴请名义,被告人周某把下了三唑仑的珍珠奶茶分别拿给施某燕在内的三名女子喝。不久,两名女子后头昏脑涨,施某燕则昏迷不醒。后施某燕在内两名女子遭到周某的同伙奸淫,另一女子因反抗得以逃脱。今年8月,四川绵阳警方破获的该省首例走私贩卖精神麻醉药品案中,犯罪嫌疑人将三唑仑、咪达唑仑、七氟烷等精神麻醉类药品走私回国,然后包装成“失忆水”等毒品,售卖给国内买家。受害者服用后会昏迷、失去意识,进而被嫌疑人侵害。“三唑仑的非法滥用,尤其会对青少年造成恶劣影响。”某禁毒大队副大队长向澎湃新闻表示,这类药物在网上获取方便、携带隐蔽,不像冰毒、摇头丸主要在酒吧、KTV、夜总会等特定场合流通。而青少年缺乏判断能力,法制和道德观念尚在形成阶段,加上性冲动自控能力较弱,很容易被身边人影响去使用这类迷药。“从以往经验来看,青少年很容易形成小社群,比如迷药圈、冰毒圈、摇头丸圈,通过一个带一个的方式,像滚雪球一样壮大队伍。”该位副大队长说道。他指出,一般的毒品,使用者主要用来自己服用,满足毒瘾,这种通过警示教育,可以直观看到使用毒品对自己造成的伤害,能够起到很好的威慑作用。而三唑仑完全不一样,是对别人使用,对使用者本人没有什么生理伤害,所以更容易被广泛使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犯罪的工具。”上述副大队长认为,需要对男孩加强性教育,不能放任其“动物本能”的自由发展,忽略人格的培养,进而形成“鬣狗式”的残忍性格。上海元达律师事务所律师沈卓青也向记者分析,行为人自制迷奸水剂、油剂在网上出售的行为,具备构成“贩卖毒品罪”。此外,不论是为了促销这类“药物”还是什么其他目的,告知、指导其他人使用相关“药物”迷奸女性,则可能会构成“传授犯罪方法罪”,甚至可能构成“强奸罪”的共犯,将面临三年以上有期徒刑。

  购买者多自称失眠

  其中混有“瘾君子”

  记者调查发现,在百度贴吧、知乎、豆瓣、微博等平台,通过非法渠道购买精神类药品的购买者,除了前述可能用于违法犯罪活动的购买者,一部分或因失眠、抑郁症,又不愿时常奔走医院;另一部分则是“瘾君子”将这些精神药品用作毒品服用。“谁有右佐匹克隆,上班限制,平时去不了医院,太难受了,骗子死开,只接受到付。”张江(化名)在“失眠吧”内跟帖求药。据其介绍,他毕业不到一年,目前在一家制造业企业上班。这两三年他出现周期性失眠。“一失眠就害怕睡觉”,最严重时,他连着三天都没怎么睡,每隔一段时间都需要服药缓解。最近上班时间调整为白晚班交替,暂时还无法适应,所以他希望买点精神药品,帮助调整“生物钟”。

  但由于工作强度高,他没有时间去医院开药,只能通过网络私下购买。他主要服用右佐匹克隆片和佐匹克隆片两种二类精神药品。“都是睡前最多服用一粒,前者相对药效快一点。”他介绍。不过,张江此前的购药经历并不顺利。他告诉澎湃新闻,之前遇到过微信转账后不发货的情况,被骗了几十块钱,也有收货时发现包装有问题。所以他现在购药非常小心,只接受货到付款。“主要是方便,不用经常跑医院。”从事销售工作的佟军(化名)常年在外出差,服用安眠类药物数十年,是一个“老药罐”。以往,他定期去街道社区医院配药,药物选择也比较固定——14粒舒乐安定片(艾司唑仑片),15片氯硝西泮。偶然的机会,佟军在网上看到有人兜售精神药品,便下单购买。他表示,虽然网上购买的药品,价格翻了几倍甚至十几倍,但省去了去医院的时间,他觉得划算。“方便”,不用经常跑医院是很多人网上求药的理由。多位精神科专家向澎湃新闻表示,根据处方管理条例和患者的适应症评估结果,第二类精神药品一般单次开7天剂量,一些长期服药的慢性失眠患者会适当放宽一些,但也不能超过1个月的剂量。想要长期服药,的确需要多跑医院。除了“方便”购药,一些情绪低落的群体也试图从网上购药“麻痹自己”。在记者的采访中,不乏有一些年轻人因失恋或者其他原因导致的情绪低落而从网上非法渠道购买管制药品。但他们低估了精神药品对身体造成的副作用。一位来自江苏省某三甲医院心理精神科的不具名医生向记者讲述了她第一次服用思诺思后出现的致幻情况,以警示读者。该医生介绍,有一天,凌晨2点,她完成一项紧急加班任务后睡意全无,为了不影响第二天正常上班,服用了小剂量的思诺思。吃完睡后十几分钟,她开始梦游,“一直在摸墙上的画,双手在空中抓东西”,隐隐约约看出来的世界都变了形,“还有小人在晃动。”第二天,丈夫和她说起前一晚的种种行为,她脑子里似乎有些印象,但总体依旧模糊,“大脑不受控制的时候,很容易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精神卫生中心赵敏教授向澎湃新闻指出,绝大多数在网上大量购买镇静催眠药物的人,目的并不是单纯的为了治疗失眠。比如有些吸毒者将其作为毒品替代品滥用,或者利用镇定催眠药的特性,实施抢劫、迷奸等犯罪目的。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思阳

文章来源: http://www.hanafoslive.com/caijing/1633494.html

标签:暗访精神药品“黑市”:“迷药之王”,10粒280

本文由沉鱼信息网发布,不代表某某资讯网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